79.计划落空 无能狂怒(1 / 19)

——长青剑尊到院子里的时候, 凌若霜已经落了下风,被剑势带起的余波冲击,倒在了地上。

她却依旧不肯认输, 松口将自己的金丹让出来。

长青剑尊略微猜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 他懒得掺和他们父女之间的矛盾,直接问凌若霜:“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,以你现在的能力是逃不出这里的, 答应下来对你我都好,不要逼本尊用强,如果你帮了妍儿, 本尊勉强允许你日后留在身边。”

凌若霜趴在地上剧烈的地着粗气, 刚才她拼尽全力接下来那几招, 不是一点负担都没有。

听到这话,她冷冷地笑了, 这还是他们有了婚约之后, 他对她说过最长的一句话, 多么可笑。

“我问你个问题,如果你告诉我真相, 我就答应你。”

读者们看到这里,快要气死了。

“他以为他是谁?为什么能把剥夺别人的宝物, 还给她一点毛头小利的事说得如此理直气壮?感觉跟施舍一样。”

“不, 不是毛头小利, 他是想要空手套白狼, 压根不想付出代价。”

“日后留在他身边,说得好像是莫大的荣幸一样。留在他身边怕不是得受尽折磨,还只能忍气吞声。”

“厚颜无耻!狼心狗肺的东西,”

——长青剑尊有些不耐烦, 但目前已经到了成功的关键时刻,他不想强抢金丹,做一个刽子手,况且那人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,说出去不好听,会被正道人士指责。

“你问吧。”

凌若霜不想以柔弱的姿态趴在地上被人俯视,她强撑着以剑撑地站了起来,冷静地看向长青剑尊,“是不是在你与我缔结婚约之时,你就抱着这样的心思?”

否则她想不出为何堂堂剑尊垂青于她。

她从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疑惑,后来有了婚约之后疑惑日渐深重,因为她看不出他对她有多么深厚的情谊,反而非常冷淡。

长青剑尊略微犹豫,最终还是回答道:“是。”

凌若霜仰头望天,嘲讽地大笑出声。

可笑,太可笑了,最可笑的人是她!

她的未婚夫是想要她死啊!

“果然是这狗东西,一开始就是他造的孽!”

“要不是他,根本不会有这种事。”

“仗着自己的势力欺骗一个小女孩儿,他竟然还好意思,表现得如此理直气壮。”

“禽兽不如的狗东西,我原本还觉得女主占了便宜,如今看来还不如不来,这凌家简直是个魔窟,所有的苦难都是从这里开始的。”

“他知道说出去不好听,那他竟然还做的出来?!”

“女主今天已经遭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,她还能振作得起来吗?”

——所有的一切在凌若霜眼中都明了了。

她的未婚夫长青剑尊在收林欣妍为徒后,为了让她能够与正常修士一样修炼,不知从哪里搜罗到秘法,最终寻找到了出生年月都合适,并且天赋极佳,有希望能在18岁之前结丹的她。

那是他不知道她是假的。

因为她毕竟是凌家女儿,许多人眼中板上钉钉的凌家少主,所以为了掩人耳目,方便行动,他与她定下了婚约。

凌家人巴不得与剑尊攀上关系,欢天喜地地答应了。

但看起来他也是极不情愿的,与她虚与委蛇时只差将嫌弃摆在脸上,对待他的爱徒比她耐心多了。

因为长青剑尊在修真界素有赫赫威名,且实力不凡,尽管他不爱说话,但自有一番气势,所以有了婚约之后,年少的凌若霜难免对他起了倾慕之心,却被他冷淡的态度给伤到了。

看到他对徒弟的宠爱有加时,还暗暗地吃醋,然后又反思自己太过小气,想得太多了。

“我竟不知道该说他眼光好,还是说他心机深沉,从那时就开始布局。”

“我就知道狗东西贼心不死,竟然还敢去穿欺骗女主的感情,他怎么忍心?!况且在他以为女主是真的时都敢这么做?”

“他这么宠爱小徒弟怎么不跟徒弟一起过?偏要来伤害无辜的人。哦,对,他是为了人家的金丹。”

“哎,你别说,你还真别说,他是不是就抱有这样的心思?”

“我的天呐,不可能吧?他们可是师徒!”

“这狗东西连良知都没有,管什么师徒。”

——凌若霜身为凌家的女儿,又是天之骄子,自有一番傲气,不肯上赶着,况且每天忙着修炼还来不及,哪有那么多时间来琢磨情爱之事,与长青剑尊就淡了下来。

后来还是父母借着为她好的名义,说她不能与未婚夫这样冷淡,对以后婚后的生活不利。长青剑尊身居高位,琐事繁多,难免忙碌了些。让她不要耍小性子,催着她去讨好长青剑尊。

凌若霜虽不乐意,但不忍心负了父母的好意,于是还真照着他们的话去做了。

谁知道长青剑尊越发不耐,觉得她的纠缠惹人厌烦,对她很不客气。凌若霜为了父母竟然都忍了下去。

在16岁那一年,凌家父母发现了他们两人被抱错的真相。然后找到了长青剑尊那里,与他们真正的女儿相认了。

可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