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.第54章 身死(1 / 9)

秦唐之好 晏央 7348 字 6天前

黄歇自与芈启和蔡泽打过照面之后, 便一直心神不宁。

此时,寿春中流言已是满天飞,先前那则春申君是当今楚王生父的流言还未散去, 便又添了春申君与公子启过往从密的传言。

黄歇既要忧心该如何向楚王陈情, 以免失去楚王的信任,又要防备老氏族会趁机作乱,还要时刻盯着秦国使臣, 可谓身心俱疲。

在这等时候,黄歇不免怀念起已经过世的楚王完来。若是楚王完还在,他何必这般操心?

楚王完不会因为外界的流言而怀疑黄歇, 只要楚王完与黄歇一条心, 老氏族也不敢轻举妄动, 他们只需要一致对外就好。

倘若楚王完还在,黄歇又岂会如目下一般, 举目皆敌, 处处受制……

又过得几日, 楚王完的谥号定下来了,正是楚考烈王。

灵堂之上, 楚王悍没给黄歇什么好脸色,作为秦国使者的芈启与蔡泽倒是对黄歇颇为热络。

他们的这一举措, 似乎恰好证明了黄歇与芈启关系匪浅之事。

楚王悍的异母弟公子负刍见状, 眼中闪过了一丝幽光。

李太后与春申君不清不楚, 她所出之子有何资格继任楚王之位?

可惜阿父瞎了眼, 竟一心将李太后的两子当成宝贝,反倒对他这个嫡亲的儿子视而不见。既如此,为了楚国的江山不落入外人之手,他少不得要为自己争取一把了……

公子负刍与前来参加楚考烈王葬礼的屈、景、昭三家的代表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 彼此都心领神会。

他们本是准备亲自对楚王悍动手的,眼见着芈启在秦国的支持下,似乎也要入局,他们便存了让芈启与楚王悍相争,他们在后头捡漏的心思。

一场葬礼,人心浮动。

楚考烈王生前最担心的事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他在时,还能勉强将楚国上下整合起来,老氏族虽然不怎么情愿听从他的安排,但大面上还是愿意给他这个楚王几分面子。他一走,楚国的人心便彻底散了。

……

黄歇在回到府邸中后,回想着楚王悍看向他的眼神,越想越是心惊。

正在这时,底下的仆从来报,道是李园派人给他送来了一封书信。

这李园原是黄歇的舍人,靠着妹妹的肚子,如今竟也混成了楚国权贵。

李园一朝成了人上人,便在楚国作威作福,一些做派让黄歇十分看不上。

若是在往日,黄歇定然不屑于搭理李园,但此刻,李园对黄歇来说简直如同救星。

黄歇思及李园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奉承,起了让李园帮忙在楚王悍面前说好话的心思,便对底下人道:“还不快将他的信呈上来!”

李园此人才干平平,用词也粗糙。如过去一样,他先是在信的开头狠狠拍了一通黄歇的马屁,说没有黄歇,就没有他们李家今日,他心中对黄歇甚至感激云云。

如今楚王悍初登王位,正需要春申君这样的朝中重臣扶持。奈何有奸人从中作梗,欲离间楚王悍与春申君,李园甚是忧心。

在书信中,李园邀请春申君过府一叙,他愿做那个中间人,为楚王悍与春申君解除误会。

不得不说,李园此举,正好挠到了黄歇的痒处。

黄歇的目光落在那约定的时间上,瞄了两眼之后,便移开了目光,命底下的人按照楚王悍的喜好来搜罗一些精美的礼物。他准备在几日后去李园府上赴约之时,将这些礼物奉予楚王悍。

黄歇的门客中有一个名唤朱英之人闻言,从中嗅到了不对劲之处,赶忙来求见黄歇,劝黄歇不要赴约。

“李园并非领兵的大将,近日以来却一直在招募死士,养在府邸中。他的这一举动绝非寻常之举。如今李园不邀请您在别的地方会面,却邀请您前往他的府邸中,您不得不防啊。”

春申君听了这话之后,却不以为意:“李园向来胆小慎微,他会豢养死士,恐怕也是见最近我楚国都城动乱不安,担心王上在他府上出事。李园不敢对我动手,你无需担心。”

如今李园虽已身居高位,但在黄歇的印象中,李园还是当初那个需要仰仗他的舍人。

朱英闻言,长叹一声。

预感到黄歇即将大祸临头的他,当晚便收拾好了包袱,准备从黄歇府中逃出去。

然而,待他走到门口之时,却又被人拦了回来。

“朱公何必急着离开?老子曾言,‘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’。虽说春申君即将大祸临头,但焉知这不是春申君另一场机缘的开端?”

这说话之人正是朱英的同行刘禄,他也是春申君门下的一名门客。

朱英素知此人内秀,只是却不怎么爱向春申君献策,否则,依照此人的才智,如今在楚国也不该无人问津。

如今,朱英见了刘禄的做派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?

朱英叹了口气,将手中的包袱放在了桌上。

他看向自己面前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同僚,道:“你不是春申君的门客吧?”

“不错,我是纲成君蔡泽的门客。”刘禄道:“当初我落魄不堪,无人问津之时,唯有纲成君赏识我的才学,让我加入了他的使臣